頂點小說 > 丑八怪 > 15
  怦然心動的戀愛,不顧一切的告白。

  這種美好大概是愛情故事中才會有的完美情節。

  真實生活往往很難如此實現,因為不分三六九等,每個人都有自己要掙扎奮斗的生活,未必會有力量去追求那么純粹的感情。

  也正因為如此,踏實的周舟從來沒有想過,要跟蔣司講開過心中所想。

  特別是清晰地明白他對自己并沒有愛意之后,就只希望老實地一步步向前走,用最想擁有的未來,去等待關于愛的奢望。

  小胖從未料到,竟會有天坐在西餐廳光線明亮的窗邊,望著蔣司曾熟悉入骨、而今又漸漸陌生的眉眼,產生出種心如死灰的平靜,真是物是人非啊。

  ——小胖暗自苦笑。

  蔣司問:“你笑什么?”

  “我笑……原來我從來沒有看清你。”周舟移開目光。

  “怎么,發現我是個壞人、玻璃心碎了一地?我從來都是如此,曾經的你到底是怎么自欺欺人的?”蔣司故意毒舌,其實他也有些難受,任何人失去了原本無理由無條件對自己好的對象,都會感覺難受。

  “我沒把你想得多無私,我知道你很自私。”周舟低頭:“但是你了解桐島師傅給過我多大了幫助,他不僅讓在北京快活不下去的我活了下去,還教我本事,改變了我人生,你為什么……為什么要任陌生人辱罵他的靈位?”

  蔣司那夜也是得意忘形了,當時他認定周舟去參加展銷會不可能出現,才跟著王珧口無遮攔。

  但現在事已至此,似乎沒什么好挽回的。

  小胖面前的牛排紋絲未動,他用盡自己全部勇氣,說道:“我曾經特別喜歡你,喜歡了你七年,從我們認識開始,一路上沒指望過什么回報、甚至不需要你念我的好,但……”

  因為有著超于常人的美貌,蔣司曾聽過很多喜歡。

  但哪次,都不如這次可憐又寒磣。

  他皺眉望著圓圓的周舟:“你自己也清楚,和我站在一起,不相配吧?”

  周舟埋下頭不回答。

  蔣司直言不諱:“愛情和親情、友情不一樣,就是因為它有‘性’的元素在里面的,我對你恐怕永遠提不起興趣,你是個好人,僅此而已。”

  “我知道我是個丑八怪……但只要站在一起很相配,就會有愛嗎?”周舟來的時候,以為自己非常堅強,能夠抵御住所有傷害,但人畢竟是有知覺的血肉,不是刀槍不入的鋼鐵,他忍不住好恨自己平凡的外表,以至于無法挺胸抬頭地反駁,無論蔣司是怎么樣自利無情的男人,他仍舊英俊得不比熒幕上的明星們差,比起毫不起眼的自己,似乎更值得旁人在乎……

  “那也不可能,因為我愛美,更愛錢。”蔣司索性說出實話:“那天的女人,可以給我物質,可以給我名利,我買的東西、接到的劇本,全是因為她,你懂了吧?”

  周舟忽然抬眸,死死地盯著蔣司的臉,半晌緊著嗓子說:“我明白了。”

  蔣司想要自然而然地開始吃飯,但他被周身的低氣壓搞得根本拿不起餐具。

  “記得去把你的東西取走,這個月再不取,我就全丟掉。”小胖站起身背上包:“還有剛剛我說過的那些感覺,已經是過去式了,在你侮辱桐島師父的時候,就失去了我這個朋友。”

  “我早就不把你當朋友了。”蔣司氣憤說道。

  “隨便你!”周舟扔下這句話,飛速地朝西餐廳的門外沖去。

  他有幾分恥辱、幾分怒火和幾分失望。

  雖然整個人都快因為這樣沒有遮掩的對峙而爆炸了,卻又緊接著由著徹底的坦誠,而泛起種難以描述的輕松。

  ——

  蒼白軟爛的泡面,浮在顏色渾濁的湯里,像是食物的尸體,散發出油膩膩的味道。

  江皓下班后呆坐在家中華麗的餐廳中,對著面前的食物陰下美臉。

  他從前對吃的不挑,一直以為自己可以在各個品牌的方便面的海洋里過完后半生,可是最近常去涼川小筑享受那些美味又溫暖的食物,嘴巴不知不自覺就被養刁了。

  加之最近餐館送來的外賣便當日漸敷衍,宛如周小胖無聲的抗議般,叫他沒辦法像之前一樣坦蕩蕩地填飽饑餓。

  如果時光能倒流回那天早晨,江皓是不可能再表現得那么討人厭的。

  ——經過這幾天的醞釀,他終于開始覺得后悔。

  其實周舟心地簡單到一眼就能望到底,會為了蔣司那種毫無關系的暗戀對象嘔心瀝血,想必感情經歷全無,實在不該那樣欺負他。

  人這種動物啊,天生就愛恃強凌弱。

  雖然江皓對那個吻的抗拒更多地在于不想面對新感情,但他潛意識中也和大家一樣,因為周舟相貌平平,性格老實,便毫無顧忌地粗魯對待。

  何必呢……

  想到這里,江醫生起身把面前的泡面無情倒掉,再度穿好衣服離開家門,想要去跟周小胖好好溝通下,雖然自己跟這個人可能性為零,但也要想辦法彌補掉對他的傷害,如果氣氛和諧,再像朋友般坦誠往事也未嘗不可。

  否則就這樣假裝問心無愧地活下去,又跟丑態畢露的蔣司有什么區別?

  ——

  小餐廳開久了,總會有些客人來點新奇的飯菜。

  早已是個成年人的周舟不愿一而再再而三地讓感情影響生活了。

  輪到他當班的時候,剛好碰上個姑娘吵著要吃“貓飯”,便主動地邊做邊解釋:“你怎么想點這個呀,可能會吃不慣的。”

  “因為看到日劇里有,好奇。”姑娘摩拳擦掌。

  周舟無奈搖頭,從電飯鍋里盛出熱氣騰騰的米飯,在上面撒好木魚花,又淋上味增湯,立刻端出:“好了。”

  “就這樣啊?”姑娘目瞪口呆,拿起筷子嘗了嘗,勉強道:“還可以吧……”

  周舟失笑:“免費送你,想換別的也可以。”

  “哈哈,那我要芝士豬排飯和燒酒。”姑娘瞬間棄暗投明。

  正在熱鬧的時候,門口的風鈴輕輕地響了。

  姑娘側頭,瞬間臉紅,眼睛都快變成桃心狀。

  因為來者正是周舟以為再也不會出現的江醫生。

  “嗨。”江皓沉默半晌,如此態度不明地打招呼。

  因為還沒忘記那早周舟被刺傷離開的模樣,本以為他仍會非常生氣。

  結果小胖只是非常不自在,扶扶廚師帽打招呼:“好久不見……”

  這樣子,大概是沒理由地原諒了。

  江皓很少被人傷害,但生命中所承受過的一切傷害,他都會耿耿于懷。

  到底要怎樣的寬容才能做到像周舟這般“大度”呢?

  他想不明白,故作淡定地抬眸,看了眼今天的菜單,放下公文包坐在食臺前:“清炒烏冬面。”

  “好,你還真愛吃面,哈哈。”周舟干笑著轉過身去,將鮮蝦和蒜蓉在鐵板用火暴熱,加入剛剛煮熟的烏冬面,懵逼地炒了幾下,快裝盤時才想起自己連調料都忘了放,趕快手忙腳亂地補救。

  天啊,江醫生為什么還要出現?

  那天他不是很不開心嗎,我也覺得別扭啊……

  周舟這樣想著,卻只能盡量平靜,把食物端給他。

  江皓忽然道:“最近的外賣便當……不怎么樣。”

  “啊,我都沒有在做了,小老板雇了專門的廚師。”周舟緊張:“哪里不好,我去跟他說說。”

  “沒什么。”得知自己的便當盒并非被針對,江皓這才心理平衡,拿起筷子優雅地品嘗起晚餐。

  常常選擇湯湯水水的食物,偶爾試試這種噴香解饞的也不錯。

  他最近被泡面狠虐到開始哭泣的胃,疏忽間就被這盤簡單的炒面治愈了。

  ——

  月上柳梢,飯飽人散。

  江醫生準備離開時,周舟像往常一樣恭敬地將其送出門,忽然在街邊叫道:“那個……”

  “什么?”江皓回頭。

  他實在太高了,看得自己脖子疼。

  周舟扶著后頸艱難淡定:“那晚我們兩個人都喝了酒,醉掉以后情緒又失控,發生的所有事情都是不正常的,我知道你覺得很不開心,請不要太在意,我還是很尊敬你。”

  雖然喜歡美男,但小胖對江醫生始終不存在特殊的想法。

  就像熱愛美色的男子也不會隨意覬覦奧黛麗赫本,我們每個人生來就明白,遙不可及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沒在意。”江皓的聲音依然像從冰柜里飄出,涼得很鮮明。

  他這晚來,本打定要跟小胖這個老實人講清楚的主意。

  勸勸酒后接吻不算什么,朋友還有的做。

  但說不清原因,沒有防備地被周舟率先甩開的滋味,真的很難受。

  對此毫無意識的小胖還在滿臉尷尬地找詞兒:“那就好……其實接個吻嘛,就跟不小心碰到差不多,沒什么大不了的。”

  他話音剛落,唇邊又溫熱的一觸。

  江皓用在夜色中格外明亮的眸子狠瞪了過這個人,才直起身子冷笑:“是啊,本來就沒什么大不了。”

  目瞪口呆的周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番茄色,抬袖擋住嘴巴,呆滯地望著他。

  江皓邁開長腿走到車邊,又俾睨著側頭,淡淡地說:“你說的話很有道理,既然上次不介意,這次也不要介意了。”

  什么……鬼啊……

  周舟一直望著他的車子消失在這條窄街的盡頭,都沒有回過神來。

看過《丑八怪》的書友還喜歡

3d360组选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