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江湖點將錄 > 第373章 營帳重逢

第373章 營帳重逢

  可在江湖上,這樣的冷暖人情正是常態,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樓塌了,不過就是重復如是戲份罷了。

  茹杏秋自從把內力大部分轉移給了鄧良人,劍法就再也提高不上去了,她為人雖然善良到懦弱,但也有其倔強不屈的硬氣。

  或許正是這種復合氣質,深深吸引了薛金人和丁俊意。

  只聽上官青冷笑道:“大帥,在下冒昧說一句實話,要是后天的比武相親,被風驍騎這小子從中截胡,把茹姑娘搶走,那時候,丟臉的可不只是茹家,還包括薛家丁家,以及我們南島……”

  茹興權一言不發,顯然是在盤算應對之策,過了一會,他慢慢問道:“不知上官先生有何高見?”

  上官青似乎早有準備,沉聲說道:“如果在下所料不錯,而風驍騎腦子又算清醒的話,后天當眾搶親,只怕是最差的決定,且不說我師父他老人家的武功和脾氣,大帥的武功就夠風驍騎這小子喝兩壺的。所以……”

  “所以什么?繼續說下去……”茹興權似乎有些不滿。

  上官青一躬身,也不再賣關子了,朗聲說道:“所以,對風驍騎來說,今晚或者明晚,來茹家軍營帳中搶走茹姑娘,更為現實一些。”

  只聽茹興權冷冷說道:“上官先生,令師南島主人乃是一代武學宗師,論武功,茹某人是萬萬不及一二,但風驍騎要想在茹家軍營中來去自如,只怕他還沒這個本事。”

  這句話已經有些不客氣,顯然是在敲打不知好歹、口無遮攔的上官青。

  上官青聲音低沉,說道:“茹大帥說的是,說的是,茹家軍威風凜凜,兩百多年以來,一直都是朝廷的干柱,立下無數不朽軍功,對江湖的統御力也是極強,小的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提醒大帥: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風驍騎心里又氣又笑:你猜中我會來茹家軍大營,這倒不假,但你猜錯了三點啊:一來,我不是來搶親的,只是來見見故人的,不過我現在確實想把茹杏秋帶走了;

  二來,我可不是茹杏秋的情人心上人,呵呵,現在鄧家慘淡,你們就把人家鄧家一腳踢開,鄧良人固然想去找尋自己父親下落,但你們茹家就真的一點也不幫忙嗎?

  三來,我確實來了茹家軍大營,但不是我瞧不起茹家軍軍營,他們確實沒有發現我,看不到我,我在這大軍營之間,來去自如,你茹興權和上官青,憑什么阻攔我?

  只聽營帳里面,上官青又在侃侃而談,說如何誘捕風驍騎,“茹姑娘,這就需要你配合我們了,這個風驍騎,以后必定是我們生就大事的障礙!”

  茹興權眉頭微皺,他對上官青這種自以為是的嘴臉很是不滿,加之他要利用茹杏秋當做誘餌,也引得茹興權不爽。

  “茹姑娘,你現在就回到你的營帳里去,我自有三十六計,讓風驍騎來了也不能走。”

  茹杏秋連忙擺手道:“風大哥不是我的什么情人……我不喜歡他,他也不喜歡我,他有妻子了,他妻子很好,很美……”

  上官青略覺尷尬,他繼續說道:“茹姑娘,你就別掩飾了,是的,我們以你為誘餌,抓捕你的情郎,并不是多么光彩的招數,可你試想,后天的事情,事關重大,一旦出現意外的枝節,別說是丁家,就算是茹家,也會被牽連進去。這次大帥前來宜州,必定也是奉了朝廷之命來的……”

  “夠了!”茹興權大手一擺,說道:“既然風驍騎必定會來,我自有方法留住他,你先下去吧,至于秋兒,你也先回到你的營帳,你切記,你姓茹,你擔負這茹家的使命,后天這場相親,你必須參加,毫無妥協余地,如果你答應伯父,那我就留風驍騎一命,只要他不再叨擾你,我就放他而去……”

  茹杏秋急的跳腳,說道:“你們干什么找風大哥的不是呢?我不知道他要來,他來了也不是帶我走,你們……”

  她越說越亂,越說越急,反而更加加重了茹興權和上官青的懷疑。

  茹興權嘆口氣說道:“秋兒,你先回去吧,我再和上官先生談一談。”

  茹杏秋不敢忤逆,含淚而出。

  風驍騎本想繼續聽一聽茹興權與上官青的談話,但茹杏秋現在的狀態非常不好,后天更是要被命運擺弄,風驍騎不能不管。

  于是,風驍騎展動身形,悄悄跟上了茹杏秋。

  茹杏秋來到自己的營帳,這處營帳,恰好位于三座大營帳的中間,這也是茹興權對茹杏秋的刻意保護。

  周邊幾座大帳,不但都有重兵把守,不遠處,還有南島高手守護,而自己的中帳,也離茹杏秋的營帳不遠,隨時可以查探援救。

  茹杏秋鉆入自己的營帳,營帳里的仆人早就給她打掃好了房間,收拾好了被鋪,也點上了燭燈,還熱好了一壺暖茶。

  茹杏秋坐在燈下,呆呆的望著那壺暖茶,腦海里略過無數事情。

  過了一會,她忽然發現茶壺壺嘴冒出的白氣好像有些古怪。

  她回過神來,緊緊盯著這一縷縷白色水氣,發現這道水氣竟然是在寫字!

  這一縷縷白色水氣,像是被人操控一樣,茹杏秋根本不敢相信,但她細心看過去,只見水氣依次寫成這么一行字:驍騎到此,賬外相護,可否一見?

  茹杏秋大吃一驚,暗想:這會不會那個南島的上官青和我玩的把戲啊?

  猶豫不決間,只見那股水氣忽然散開,消失不見,過了一小會,這股水氣又從壺中慢慢飄出,依舊寫出了上面幾個字。

  茹杏秋站起身來,吩咐賬外的下人道:“來人,本姑娘要睡覺了,還點著這燈做什么?這茶水,也給我再換一壺來,暖手用。”

  守在賬外的女仆走了進來,趕緊換了一壺新茶,然后吹滅了燈燭。

  天色更深起來,風驍騎已經明白了茹杏秋的意思,她故意熄滅燭火,看似休息,卻是在請風驍騎秘密進入營帳的意思。

  待到女仆們紛紛退出營帳內間,睡到了營帳外間后,風驍騎的身形飄然進入了茹杏秋的內間營帳。

  茹杏秋盡管有了思想準備,卻還是被風驍騎的突然出現嚇了一跳,隨后,她驚喜道:“風大哥,是你?”

  風驍騎悄聲示意她不要如此大聲,輕聲笑道:“沒錯,是我,上官青猜得不錯,我確實會來找你。”

  “你……鏡姐姐過的可好?”

  風驍騎輕嘆一聲,說道:“鏡妹她神秘失蹤了,我還在找尋她的蹤跡。”

  “啊?”茹杏秋幾乎喊叫出來,問道:“怎么一回事?”

  風驍騎搖頭道:“一時之間沒法講清楚,時間緊迫,你對我說說你的事情,后天,你真的要參加神秘比武相親嗎?”

  茹杏秋呆坐到椅子上,說道:“風大哥,我真的不喜歡薛家和丁家的人,只是……如果我不照做,那我……我娘就進不了茹家家譜,一輩子就沒有名分了……我不能總是自私,只為自己想……”

  風驍騎知道,茹杏秋的娘親早些年就在滿腹抑郁中病逝,他嘆息道:“杏秋,名分這東西,真的那么重要嗎?以至于為了這個名分,你母親悲憤離世,而你,還要搭上你的一輩子……”

  茹杏秋眼里的淚光,在黑夜之中也能看得分明。

  她哽咽道:“我娘親沒有名分,我……跟著我表哥,也沒有名分……”

  風驍騎驚訝道:“難道你和你表哥已經私定終身了嗎?”

  茹杏秋哽咽著點點頭,她這輩子朋友極少,鏡水月和風驍騎是她難得能夠吐露真心話的朋友了。

  風驍騎心里怒火陡升:怪不得茹杏秋一直眷戀鄧良人,這鄧良人真不是什么好東西,人家姑娘都已經托付給你了,你還借口尋找父親遺骸,一走了之,全然不顧人家姑娘的艱難處境!

  “茹姑娘,我帶你去找鄧良人那小子!非要問他個明明白白不可!”

  茹杏秋兩眼一閉,雙淚長流,說道:“我……其實已經問明白他了,他的心意……我其實已經明白了,他想為他父親報仇,就算找到舅舅的尸骨,他還會去找慕容大俠……他的師父,和他一起,他們想報仇……”

  風驍騎一愣……呆呆良久,原來茹杏秋什么都看的明白,通透,她不需要任何人點醒她,她只是想被自己深愛的人所愛。

  “那你,就甘心嫁給自己不喜歡的人?”

  茹杏秋抹了抹腮邊眼淚,點點頭,說道:“每個人都有她的命運,或許,這就是我的命運……”

  風驍騎直搖頭,說道:“去他什么命運,命運可以自己選擇的!茹姑娘,你不要跳入火坑啊,你的所謂家人,不過是在利用你罷了,到時候薛家和丁家拼得你死我活,你以為你嫁給贏家就沒事了?”

  茹杏秋一臉迷茫,正如所有聲稱任由命運擺布的人那樣,他們并不知道命運的真實分量,輕言被命運擺布。

  人一旦被命運擺布,他遲早會發現,命運之沉重,比他想象的遠遠沉重的多,甚至會成為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風驍騎這一句提醒,好像黑暗中幽幽螢火,讓茹杏秋失去許久的理智有所恢復。

  “風大哥,你說的……我怎么不懂?”

  風驍騎嘆息道:“你以為你只會是嫁給一個不愛的人,這種不幸嗎?如果說這次丁家贏了,你嫁給丁家大公子丁俊意,然后呢,你會發現,丁家也不過是一顆棋子罷了,如果丁家一家獨大,朝廷又會去扶植白家,到時候,丁家的命運恐怕會和薛家一樣悲慘……”

  茹杏秋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她喃喃道:“怎么會……這么復雜……”

  這時傳來一聲冷笑,“說的不錯,風驍騎,沒想到你來的這么快!”

  茹杏秋大吃一驚,這是上官青的聲音,而他,已經站在營帳門口了,不知什么時候他闖進了營帳之中。

  茹杏秋心里正在打鼓震驚之時,卻見風驍騎不但沒有轉身去看上官青,反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正好把茹杏秋泡好的那壺茶端到身邊,一邊斟茶,一邊說道:“上官兄,怎么現在才來?我等你好久了……”

看過《江湖點將錄》的書友還喜歡

3d360组选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