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亂世風華王爺難聊 > 第三百七十二章

第三百七十二章

  京城云貴妃的宮殿。

  云貴妃剛在侍女的服侍下,散了頭發,卸了妝,躺下。

  有一個黑影在她的窗戶走來走去。

  “睡在外面?”

  春如這個死丫頭,不知道她休息時,不許有人在在面走來走去?

  “春如”,云貴妃呼喚春如。

  春如才剛剛出去,叫就不應了。這個死丫頭,等下她要好好收拾她。做大事不力就罷了,連小事都使喚不上了。

  云貴妃起身,打開門。她要看看春如去哪里了。哪知剛打開門,就來到春如倒在門口。接住這個滿身失血,毀容的臉倒掛在云貴妃面前。云貴妃尖叫一聲,暈了。

  附近巡夜的禁衛軍聽到叫聲后,跑過來時,發現云貴妃已摔倒,身上被灑了狗血,額頭上還貼了一道鬼符。

  禁軍統領趕緊去稟告楚建帝。可楚建帝并不在自己的寢殿。禁軍統領只好出宮去稟告二殿下楚百越。

  地下宮殿

  楚建帝正在幫水晶棺里的女子梳頭。

  她還是如死之前一樣,靜靜地躺在水晶棺里。就是太冰了,一點溫度都沒有。可把寒冰去掉了,他就失去她了。

  所以他寧愿讓她躺在這冰冷的地方。

  想著想,楚建帝自己落淚了。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錯了。那一劍,刺痛了他的心,他從未想過,會有那樣的事發生。他一直都相信她的,可是他親眼看到了。誰都能欺騙他,就他的眼睛欺騙不了自己。

  “你……”,想說又說不出口。楚建帝把她的頭發放下,讓把她的手放好,交疊在肚子上。

  在楚建帝前面,放了一顆藥。那是從蘇家得來的長生不老之藥。他沒有吃,他沒想好。他說要活得長命百歲,把江山做穩,再兒輩長大之后,有能力坐上皇位,他就把皇位傳出,做個悠閑的太上皇。老了,就與她一同歸隱。

  有時候,他想到她的時候,心中起了死的念頭。可是最后他還是去蘇家要了長生不老藥。他很糾結,她已經離他而去,那顆藥他吃了還有用?不,他不能那么便宜了她。他掏心掏肺對她,可她卻那樣傷他。她活該,死了應該?她死的時候,自己一點都不傷心,甚至還覺得那是應該。可過后,心痛得不能呼吸。

  因為生她的氣,因為她的背叛,所以他理所當然違背誓言。讓她哭,讓她傷心,那是他最樂意看到的事。在最后的幾年里,她沒有一絲笑容。卻在死的時候,給他留了一個笑容。告訴他一定不要忘了長命百歲,忘了她,就一直恨她到死,這樣他就不用整天板著一張臉。因為,再他們沒有發生嫌隙的時候,她說她不喜歡看他不茍言笑,他笑起來就是她的太陽,她喜歡看她笑。以致每次他去叫她的時候,不管高興還是難過,他都笑著。可是后來,他對她開始吝嗇笑容。讓她到死的時候,都看不見他的笑容。她已經沒有資格享受他的笑容,他的溫柔。

  楚建帝自嘲。他與文德的經歷就像是投影在上官寰身上一樣。他們是好友,亦是君臣。所遇之事結果大都一樣。不過上官寰結果比他好多了。他最終落了個孤家寡人。

  文德讓他忘了她。

  忘了她,怎么可能。每次看到楚九陵,他就想到了她的背叛。那是她的孩子,所以他當然不會對她的兒子好心相待。她死后,眼不見心不煩,他把楚九陵送得遠遠。

  屬于他的大兒子已經死了。現在的大兒子根本不是他的兒子。楚九陵不是他的兒子,他身上沒有楚家的詛咒。他為什么要幫那個養孩子,而且還養那么大?對,不知道內情的人肯定以為他心虛,所以他養大了那個人的孩子,給予他最好,還讓他占據了周朝大殿下的位置。不過,他不會那么便宜那個人,他會把楚九陵棒得高高,再讓他摔下來。

  文德,我要讓你看到你自己做的孽。這都是你們欠我的。

  曾經他也滿懷希望,要與她一同白頭偕老,看兒孫繞膝。可是她為什么要騙他?要不是被他發現了,他寧愿與她一生一世一雙人。不然后來他也不會變得濫情,都是她的冷血無情。

  “我終是后悔了”

  楚建帝摸上她的臉龐。仿佛昨天她還在,還給他端來一碗燕窩粥,然后很溫柔看他吃完,再問他夠不夠。如果不夠,她再去給他盛一晚。如果已飽,她就會拿帕子給他擦嘴。這時候,他就會趁機把她拉到懷中,趁機上下其手。

  他們鬧僵后,她說要走,他不讓,甚至她關起來。趁著醉酒,強迫她,才有后來的楚千河。兩個都是她的孩子,而她偏愛的是她的大兒子。十分的愛,她把七分的愛留給大兒子,小兒子只得到她的三分的愛。

  他很生氣,所以他偏愛楚百越,寵幸云貴妃。可那個女人就跟無心一樣,只虛心教導自己的兩個兒子。

  他很不待見楚九陵。故意找錯罰跪他。楚九陵也是倔強,叫他會多久,他就跪多久。他還記得那年冬天,積了厚厚的雪。他明知道是楚百越的錯,可是還是罰了楚九陵在大殿外跪了一夜。那晚,她什么都沒說,也沒怪他,個楚九陵一同跪在殿外。上官寰,北郡王……都來勸他。可是他的心不曾軟過,也為曾出去看他們一眼。任由大雪把他們淹沒在雪里。

  到了天亮,楚九陵的罰跪完了。小孩子不緊凍了。他暈過去了,他從門縫里看到她流著淚,抱起楚九陵回宮。那年楚九陵六歲,她還懷著身孕,還有兩三個月就生了。她摔在雪地里,他硬是沒有去扶她。

  到了晚上,他終是忍不住,去冷宮看她。她在給楚九陵喂藥。藥很苦,楚九陵皺著眉喝下去。他至今還記得她們母子的話,很溫柔,很動聽。

  “九陵,不要生父皇的氣。父皇其實是愛你的,很愛的”

  “真的嗎?那他為什么都不來看我”

  “傻孩子,你父皇是大周朝的皇帝,有許多軍事他要處理,忙得不行。不過每天晚上他都會在你睡著的時候,來看你”

看過《亂世風華王爺難聊》的書友還喜歡

3d360组选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