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開海 > 第三十二章 禮物

第三十二章 禮物

  長腿熊是跟著鄧子龍的部隊一起進入哥倫比亞麥德林礦城的。

  這座城建成歷史很短,最早由勞塔羅的部下在名叫阿布拉的山谷內發現金礦,逐漸聚集原住民在這里挖取礦石向右京的鄧子龍換取武器、糧食,作為勞塔羅義軍輜重來源。

  后來明軍為保護礦區,干脆將邊境界碑搬了過來,徹底把這里覆蓋在明軍保護之下,時至如今明軍已在此地筑城設衛,金礦仍然歸屬勞塔羅義軍,開采的金礦仍然統一交由右京鍛為金錠,按市價換取得通寶轉送勞塔羅,再向右京購置軍火、采買糧草,并用于向麥德林左近大明駐軍與勞塔羅義軍發放軍餉。

  這理所應當是義軍的大本營,每天無數消息由各地匯聚至此,再由數以百計的使者從這出發,走向散布哥倫比亞各地部落頭人與義軍首領的所在地,帶去最新的指示。

  而這一次,指示并非從麥德林發出,因勞塔羅重傷垂死,各地頭人相互串聯,告知麥德林他們將會在萬歷十年的最后一天有大動作,行動的名字為‘獻給皇帝的禮物’。

  長腿熊在這里跟城中等待正月十五到來的東洋旗軍分道揚鑣,憑借北方土民志愿者的身份,就近率領常勝縣義勇加入哥倫比亞義軍部隊。

  接納他的首領名叫礦鎬,他的駐地在麥德林南方塔馬納山下名叫金恰的西班牙小據點,當地有大量正在開采中的煤礦。

  金恰一年前被勞塔羅率軍收復,隨后作為義軍與西軍多次爭奪的前線據點,而礦鎬也是在那時和他的工友加入勞塔羅的隊伍,穿行在塔馬納山中與西班牙人殊死搏斗。

  “勞塔羅大哥說過,在哥倫比亞,我們與西班牙人的戰爭,就圍繞著一座又一座礦場展開。”

  礦鎬的人不像北方原住民那樣住在長屋里,他們更習慣穿行在一個個礦道中,白天他們在山上的山洞里居住,夜晚則會呆在較淺的礦道內休息,四通八達的礦洞引導他們出現在金恰各個部落村莊,時時刻刻能對西班牙人發動致命襲擊,而在西班牙人追入礦道,又會被七縱八橫的礦道所迷惑。

  “礦場對他們來說是必須爭奪的地方,他們要用礦產來換錢,林將軍說西班牙人賴在亞洲不走的原因就是需要我們的礦產來運回國內——他必須呆在村里,不能跟我們下去。”

  金恰的村莊長屋外,礦鎬指著常勝縣義勇中的那個歸化西班牙騎士對長腿熊說著,緩緩咀嚼著古柯葉,用審慎的目光望著這些人,接著道:“而我們不需要,勞塔羅說我們多他們少,所以只有一個目的——殺死他們。”

  伴著這句話的同時,礦鎬抬起一只手,向前緩緩推過去,同時左右各搖擺一下,道:“除了這個目的,其他的我們全不管,襲擊礦場能殺死他們,我們就襲擊礦場;放棄礦場能殺死他們,我們就放棄礦場。”

  “三個月前,金恰最后一名西班牙士兵死在我的銃下,我叫它礦鋤。”礦鎬拍了拍擱置在他腿上的老舊火繩鳥銃:“別看它舊了,還是很好用。”

  長腿熊有些不耐煩,他耐著性子坐在長屋前的空地上,在他坐下之前還小心翼翼地吹了吹地上的浮土,身上那件遼東軍棉甲把他熱得滿面通紅:“我從金城到這來,是要為大明的兄弟干一番大事業,能碰上大動作是我的福氣,但我想知道大動作是什么?”

  礦鎬笑道:“別著急,別著急,耐心點。”

  他指著自己的嘴道:“還沒到時間。”

  嚼食古柯葉原本是印加人的習慣,在西班牙征服印加后這一習慣隨西班牙人發現礦藏越多而加以擴散,不論銀礦、金礦還是煤礦,在那些幽深的礦洞里,原住民習慣用嚼食古柯葉來計算時間,下礦洞時開始嚼,等到嘴里的葉子沒了味道,已經兩個時辰過去,就該回到地上透透氣了。

  盡管礦鎬說還沒到時間,但村莊周圍的地洞里不斷有義軍背著枝葉編織的背簍爬出來,在長屋前的空地上擺下各式各樣的老舊兵器,琳瑯盲目讓長腿熊看得眼花繚亂。

  明造腰刀、水兵斧、礦鎬、草叉、紅纓槍、削短的步兵矛、簡易盾牌與火把,鎖鏈甲、鎖甲頭巾、明軍笠盔、西班牙胸甲、西班牙高頂盔,西班牙輕重火繩槍、燧發槍、明造火繩槍燧發槍、西班牙佛朗機、鐵箍木炮、虎蹲炮……還有一個個裝滿火藥與圓石炮彈的背簍。

  有些人一看就知道在明軍那受過訓練,熟練地為身邊每一名義軍扎好行纏。

  見到這樣的情景,長腿熊也開始讓部下準備,十幾有從軍經驗的老兵跟著他也為常勝縣義勇扎起行纏。

  盡管還不知道要去哪,但看礦鎬的部下這樣準備,應該是一趟長途襲擊。

  越來越多的人由周圍礦洞出現在村里,他們一排一排地在礦鎬面前坐好,每個人都帶著背簍,從地上拿起自己認為趁手的兵器,背簍里裝好火藥、石彈,一些比較健壯的礦工兩人一組把木炮或虎蹲炮擺在他們中間。

  長腿熊帶人坐在一旁,看著他們的準備,小聲對旁邊頗受倚重的金城退役衙役道:“木炮做的真不錯,我也會做這個,吳知縣教過我們。”

  幾乎所有人都準備好了,黃昏也即將到來,礦鎬才終于吐掉嘴里沒味道的葉子,仔仔細細地脫下鞋子插在后腰上,邁開兩條精瘦長腿朝山腳走去。

  沒有任何命令,所有人都站起身,背著背簍持兵器跟隨礦鎬的腳印而去。

  長腿熊甚至都沒反應過來,這才連忙讓部下跟上,自己牽著蒙古馬快步追上礦鎬,問道:“我們這是要去哪,打什么樣的仗?我能做騎兵!”

  “騎兵,我們沒有過騎兵,今天夜里我們要行軍三十里,襲擊一座西班牙據點和兩座礦場,把一座煤礦炸掉。”

  “今天夜里整個哥倫比亞都將被爆炸聲填滿,所有義軍都會出動,炸掉他們能看見的一切……這是萬歷十年的最后一個夜晚,這是我們送給皇帝的禮物。”

看過《開海》的書友還喜歡

3d360组选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