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開海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耀眼

第二百二十七章 耀眼

  陳沐放火燒掉仙人掌的同時,意味著火焰將為大明帝國驅馳,與此同時的西部沿海,神機營參將駱尚志在監軍陳矩的命令下,于起伏不定的海面上依靠三艘戰艦劫持了六艘規模龐大的西班牙艦隊。

  其實也不算劫持,只是他們同處于一條航線,雙方又沒有互信基礎,因此在發現西國艦隊后明軍立即展開戒備,但西班牙人并不攻擊,還向陳矩表達他們接到命令送貨前往常勝港的使命。

  幾番權衡,駱尚志選擇率軍登上最大的西班牙蓋倫船,以武力控制他們的貴族官員,來確保航行的安全。

  不過登上船艦后的事,就連駱尚志也沒有想到,他會在這一天見到此生從未見過的奇景,令久歷戎事見慣風浪的神機營參將口干舌燥,心跳如雷鳴,手腳都不由自主地顫抖。

  逼仄陰暗的船艙里,三十多名穿著明亮胸甲頭戴高頂盔的西班牙精銳士兵被在船艙里站成兩排,他們允許明軍登船,但登船后拒絕交出自己的兵器,此時人們手端著手槍與火槍,有些人還拿著長劍,對下到船艙的十幾名明軍隱隱帶著對峙的危險情緒。

  被他們圍在中間的明軍同樣裝備精良,他們沒受過南北二洋的新式訓練,但隸屬京軍是效力于大明皇室最精銳的部隊,這一批跟隨駱尚志的軍人又都是浙軍出身,人們在船艙里擺開鴛鴦陣下的三才陣,端著五雷神機、提腰刀手斧,氣勢絲毫不弱于西班牙人。

  尤其在狹窄的船艙中,五雷神機這種轉輪火槍既不可靠也不能射遠,卻能爆發出令世人矚目的威力。

  神機營將士非常確定,只要參將一聲令下,他們就能在瞬息之間把船艙里所有西班牙人全部放翻。

  上層甲板的情況與船艙里相似,少量神機營士兵與更多西班牙士兵及水手對峙,自從駱尚志打算下船艙便成了這樣的局面。

  被部下簇擁在中間的參將駱尚志帶著一貫的沉默寡言,魁梧身形給人帶來極大壓力,他重復了一遍在上層甲板上曾說過的話:“我要開箱驗貨。”

  駱尚志原本下令登船是以為這艘體態大如南塘的西國巨舶是運兵船,卻沒料到登船后才發現這艘船上軍人相對他們了解中的西班牙戰艦來說軍人并不多,只有百余,另有近百水手。

  二百余人的配置在明軍戰艦中已經屬于戰時滿編的規模,因為明軍專業的海軍是水師陸師不分家的,但西班牙人不同。

  他們船上不但有陸軍也有海員,西式船需要控制船帆的人又是明船的數倍,他們海員不管打仗,因此一艘船裝二百人只算偏少。

  哪怕一艘五百噸的中型船,海員編制就會有十五名軍官、四十五名水手、十名雜役、二十一個炮手,上層甲板至少再放上一百二十五名士兵,這還不算臨時雇工和乘客。

  要是戰時有登陸任務或運兵任務,五百噸的中型船就能塞進四百人,像這艘巨大的船舶,駱尚志原本以為船上至少會有六百人。

  但出乎他意料的,這是一艘運貨船,船上連重型射石炮都沒有布置,僅在船舷布置了一些可憐巴巴的佛朗機,沒裝足夠的人、沒裝足夠的炮,那便意味著裝了足夠多的貨。

  站在駱尚志對面的是秘魯總督區的法官馬蒂恩,他看上去與常見的西國武士有截然不同的裝扮,薄薄的嘴唇與如鷹隼般的眼神顯得刻薄而陰郁,可惜他面前這些明國大兵不夠見多識廣,更不解風情,否則一定能嗅出他身上來自阿拉伯香水的氣息,也許那樣雙方的氣氛會好一些。

  巴黎工匠做的軟帽上插著顏色鮮艷而紋路柔順的秘魯羽毛,身披質地一流的佛蘭德絲綢上面帶著繁復的亮色花紋,左肩還搭著一條秘魯黑豹柔順毛皮制成的披肩垂到胸口,腿上穿一雙來自那不勒斯的長襪,以及腳上那雙地道的荷蘭紳士繡花鞋,露出綢袍插在身前的雙手大拇指扣著由金銀打造鑲嵌寶石的腰帶,十個指頭戴著六枚造型不同的戒指。

  在那些戒指上,有來自獅子國的金剛石、印度的藍寶石、巴拿馬的珍珠以及最不起眼的印第安玉石。

  實際上駱尚志無畏無懼的態度令來自秘魯波托西的法官非常疑惑,馬蒂恩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裝束,幾次抬手卻都欲言又止,最終神色嚴肅問道:“眼前這位明國將軍,不要讓你的部下用槍指著我,用你們的話說,我們不必如此‘劍拔弩張’,難道我看起來像是來和你決斗的嗎?”

  在利馬啟程前,秘魯總督已經說了明國派到新大陸的統統都是粗魯的軍人,如果航行遇到明軍船隊一定會受到責難,為此他還專門多要了三艘戰艦來作為護航。

  料想人多勢眾,明軍的態度也會稍好一些。

  畢竟西葡兩國不就這樣么,本來就是抱著掠奪一切的打算開到別人家門口,到了發現別人多,就會姿態放低用狡猾的話術取得優勢。

  可見了面才知道根本不是這回事,明明他們人多,可又能怎樣呢?

  他們不可能攻擊明船的,哪怕明船只有兩艘,哪怕登船只有十個人,那又如何?

  他們什么都做不了,如果換個國家,哪怕是法國、英國或者這世上任何國家,馬蒂恩都可以下令攻擊驅逐他們,到常勝港向當地官員講道理就可以了,不算做了什么錯事。

  可陳沐就不是可以講道理的人,新大陸的兩個總督區對這件事都是再清楚不過的了,真正知道內情的明白沖突的根源在于利益,可沒有足夠清醒頭腦的人會認為矛盾根本在于哪里呢?

  他們會認為矛盾的根源在于貝爾納爾部下的連隊長官搶了歸附明國的印第安酋長鄭屠一面旗。

  為這一面旗,新西班牙付出超過七千條性命的代價,還丟掉了超過三個伊比利亞那么大的土地。

  當這個問題真的讓馬蒂恩捫心自問,他真的不敢驅逐明軍,在陳沐主政新大陸時,沒有任何人能確定殺死或傷害一名明朝士兵會給自己的國家帶來多大災難。

  哪怕在利馬向修士學習過漢文的馬蒂恩說了句成語,駱尚志的表情仍然像冰山般看著他,最后馬蒂恩也沒有辦法,只是側身抬手道:“去看吧,反正都是要拿給你們的,但我奉勸你們,誰也不要拿一絲一毫,否則就算我們不說,你們的陳將軍也會給你們恐怖的處罰。”

  當神機營士兵踢開第一個木箱,內里投入的光澤令每個人瞪大雙眼。

  “將,將軍,銀子,全是銀子,胳膊那么長的銀錠……”

  :。:

看過《開海》的書友還喜歡

3d360组选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