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開海 > 第二百一十六章 鐵廠

第二百一十六章 鐵廠

  西軍過境常勝,對亞州而言本該是件非常重要的事,但東洋軍府由上至下,從陳沐、趙士楨、鄒元標全部都沒留在縣中。

  在縣中暫時主事的是由親軍參將杜松、步師參將邵變蛟、騎兵參將黑云龍、酋帥白陶、巡檢裴囂構成的常勝備御體系與邊境總兵官付元、游帥林滿爵、步兵千戶林琥兒的邊境守御體系。

  不論中間哪個環節西軍有不法動作,那三百多個借道西軍對這套防御體系來說就是三百多塊肉。

  說對西軍借道不重視是不對的,常勝遠超其十倍的軍兵盯著他們,還有統帥復國軍摩拳擦掌希望能拿西軍試試手的艾蘭王朱曉恩在一旁虎視眈眈,都重視過頭了。

  但陳沐與知縣鄒元標不在常勝,又顯得太輕視了。

  他們此時不在常勝,是因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常勝派往北方尋覓新地的移民探險隊發現了鐵砂,也就是說,在常勝縣的轄地有存在鐵礦的可能。

  陳沐想鐵礦都要想瘋了。

  得到移民傳回消息的當天,港口便為他準備了三條船艦,當即率親兵百人,趙士楨、鄒元標及縣中移民中礦匠山主百余,跟探險隊傳回報信的移民乘船向北去了。

  發現鐵碎沙的地點在常勝港北方沿海岸千里的小鎮,位置在常勝與界縣中間,再向北四百里就是林琥兒曾率傷兵短暫休息過的巴亞爾塔港。

  經過七天七夜的航行,兩艘炮艇一艘福船靠岸,作為引路者的移民對趙士楨等人介紹道:“這是個天然良港,我們沿岸航行在這下船,上岸后發現過去這有個西夷軍寨,不過已經廢棄很久了。”

  “這的部落說這個地方被西夷稱作曼薩尼約。”

  陳沐剛剛下船,踏在白沙灘上與趙士楨、鄒元標等人環顧著周圍與常勝港相比凸顯蕭條的海灘,聞言頓住腳步問道:“蘋果?”

  曼薩尼約在西語里是蘋果的意思,不過蘋果這個詞在明朝才剛剛開始叫,過去都叫頻果,漢代時叫‘奈’,種植于河西,明朝時人們認為燕趙之地的蘋果為佳,名稱也在慢慢改變。

  移民點頭道:“是,西人在這兒種了很多蘋果用來釀酒,原住民村子里還有釀蘋果酒的作坊,據說水手常喝蘋果酒在海上不得病。”

  壞血病。

  陳沐順著移民抬起的手指向遠處望去,不過受叢林遮擋并未看見移民口中說的蘋果莊園,但他心里對蘋果酒能治病是認同的。

  就聽趙士楨道:“在巴拿馬得到的書籍中提到呂宋的麥哲倫曾為西班牙人航行,他的船隊在海上得了恐怖的病,口齒出血、兩腿鼓脹、皮肉腐爛,試了一切能用的方法。”

  別人都有需要忙的事,趙士楨的工作相對輕松,讓他有充足的時間去研讀各類資料,使其在軍府最為博聞強記,道:“他們懷疑自己是受到魔鬼糾纏,禱告也無濟于事。”

  “放血、用動物血洗澡、吃糖、鍛煉身體,懷疑是船上的污濁氣息、血污和鍋里的油讓他們得病,還有人吃老鼠,因為小鼠能在船上活蹦亂跳,一度極為搶手,一只老鼠在船上能賣到二兩銀子的高價。”

  “我看是他們作惡的報應。”趙士楨撇撇嘴:“不然我們怎么沒事呢?”

  “因為我們喝茶,吃泡菜,有些時候還能在船上種菜。”陳沐笑笑,擺手道:“果酒和益母果也會是將來不錯的選擇,麥哲倫已經過去了,現在海上輪到我們,也許以后的世界歷史會說,在隆萬之年,大明發現了西班牙人,從而發現了世界——發現鐵礦的地方離這有多遠?”

  旗軍已將戰馬拖拽下船,見到船艦靠港,遠處教授土民耕種的移民已帶著原住民朝這邊走來迎接,他們為陳沐指明方向,人們或騎馬或步行,向發現鐵礦的小溪走去。

  看上去礦脈離海岸并不遠,沿著河流一路向東沒多遠,就到了探險隊發現鐵砂的地方,據說是探險隊由蘋鄉,也就是他們靠岸的港口向東尋找適宜種植的土地時隊伍中的年輕人在溪邊打水發現水中沙子與平時不同,這才讓人發現這里的鐵礦。

  雖然只有不到二十里距離,但當地沒有妥善的道路,一行人走走停停,到達當地時已近黃昏,探險隊的進展也非常緩慢。

  這是派遣三千人中一支不過四十余人的小隊,小溪被他們稱作濕腳河,人們在河流沿岸搭起帳篷,多是身強力壯的青年,草率地在營地周遭開墾了幾畝地,主要食物來源還是依靠從船上卸下的口糧與射獵所獲。

  一路走來人們已經極為疲憊,旗軍忙著扎營設寨,將攜帶的米糧下鍋,隨行的老練窯匠與鐵匠們卻精力十足,看著探險隊草草搭設的高爐直搖頭。

  由于沒有專業匠人,探險隊拿著辛苦收集的鐵砂鐵土放到爐內煎煉,一次出鐵少渣多不說,造的爐子也小,煉成一爐出生鐵不過十余斤,便要毀壞窯爐不堪再用,更要重新搭建,費工費時。

  但陳沐真的見到了鐵,他的探險隊用笨方法錘煉出生鐵錠,在他們過來的這段時間里造出百余斤生鐵,后面的事便不用說了。

  在沒有人比陳沐還希望在亞州找到鐵礦,也沒有人比鄒元標還希望鐵礦出現在自己管轄的土地上,這倆人一拍即合。

  接下來幾日陳沐的親兵留下一總旗人馬駐防萍鄉港,勘探周遭地形地圖;探礦匠人則沿河而上,探尋礦脈所在,鄒元標來自白馬部的原住民副手就地被任命萍鄉長官,首要任務是招攬土民修路、同周遭各部落進行貿易。

  陳沐也下了大力氣,不但將一總旗親兵與上百工匠留下,他自己過來什么都沒帶,只帶了兩千萬通寶的錢款。

  其中四百萬通寶直接用于這支四十人規模的探險隊,作為發現鐵礦的獎賞,并命他們與周圍的移民探險者、原住民部落開出賞格,今后方圓百里內發現鐵礦、礦脈者,每次獎賞通寶二十萬或等價貨物。

  重賞之下有勇夫,隨后半個月,活動在方圓十余里內的三支探險隊相繼發現鐵礦的蹤跡,不但有鐵砂、還有土錠鐵,越多發現往往意味著鐵礦脈越為巨大,這讓陳沐一行極為大喜,著手從常勝向此地調派人手。

  這個地方,也被命名為萍鄉鐵廠。

  :。:

看過《開海》的書友還喜歡

3d360组选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