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開海 > 第五十四章 潮水

第五十四章 潮水

  就沒這么欺負人的。

  阮倦自從跟著莫敬典打天下,就從沒吃過這么大的虧。

  輸不可怕,可怕的是迷迷糊糊的輸。

  中南半島的兵家很厲害,這片土地上百年戰亂基本沒停,他們見過各式各樣的打法,不是說這啥都沒有,攻的守的、步騎火槍,還有被戰象踐踏潰敗的,他們什么沒見過?

  唯獨就沒見過四五十門火炮朝一個軍陣死轟,對,就是他媽的死轟——大子兒、散子兒、飛子兒,逮住一個軍陣死轟。

  在這個冷熱兵器大變革之際,虎蹲炮、小旗箭,這片土地上都算炮。

  反倒是山上的鎮朔將軍,阮倦是真不知道那種打大鐵彈的玩意該叫什么。

  炮?

  不太像。

  好端端軍容嚴整的左翼三千軍,就指望相對厚實的中軍頂住潘公績第一輪接戰,由側翼包抄上去圍攻呢,硬被十門兩翼排開的馬炮從腹背像扯布一樣給轟扯了。

  關鍵還遠近皆宜,炮嘛,按說大軍往上一涌,哪怕是潰軍亂軍呢,一擁而上那炮不就搶下了么?

  可這軍陣不能沖,一沖它跟你急,前臉大盾一撤,露出一門門小炮,照臉一片散子轟出來,誰敢再去沖陣。

  中軍前后陣勢更是前有敵軍后有炮擊,就別提了。

  只剩右翼三千人死戰跟潘公績七八千人接戰還打得有聲有色,偏偏其他大軍幫不上忙,眼看大好局面就這么毀了。

  阮倦狠勁上來,好不容易借北山上火炮一停的間歇,大手一揮就要兵分兩路一抄山上炮兵陣、二掃腹背敵軍陣,就聽身旁傳令騎著馬穿越炮火,高聲喊出一句差點把這北朝主帥氣昏從馬上撅下去。

  “將軍,大營冒煙了!”

  那祈山北山峽谷,他阮倦兩萬大軍囤糧大營所在之處,數沖黑煙拔地而起。

  看到這一幕,沒受半點影響最能打的右翼三千軍也慌了,將校匆忙留下千人殿軍,都不用他阮倦下令就帶兵馳援朝大營撤去。

  方圓五六十里早被他們搶光,雖說道路難行彎繞,忍著饑餓幾日撤回清化并不是什么大事,可山谷若是被人大軍圍堵,他們可就真成了甕中之鱉。

  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沒辦法,阮倦也只能退。

  退之前阮倦還朝左翼那邊望了一眼,那支奇裝異服的敵軍是真歡實。

  若易地而處,阮倦會被這支軍隊逗笑,但此時此刻,他卻只能感到恐怖。

  阮倦沒見過大明軍兵,但古代畫像上有,這些人兵裝與明軍有三分相似,但又不太像,炮的種類比其他各式兵器的種類還多。

  大部分人腰間掛佩刀卻并不用,用的兵器除長矛就是鳥銃,鳥銃這種兵器北朝知道,過去也弄到過數百桿,是和海盜貿易得來的,后來嘗試仿造,但并未大規模裝備軍隊。

  那火器比火銃好用,用過的都知道。

  可他們連甲都湊不齊,指望使用鳥銃這種造價高昂、損壞率高、更難打造的兵器?

  這塊土地并不缺鐵,甚至鐵礦還非常之多,但戰亂時期制作太難成本太高,鐵礦都在兵家必爭之地就不說了,單單鉆銃眼一桿銃要匠人鉆一個月。

  安南不缺技術,缺的是和平環境打造兵器的時間。

  過去海外購入難在昂貴,現在海外購入的難點在于沒人賣。

  海盜招安的招安、打死的打死,該殺絕的都被黑心陳殺絕了,正規的外交途徑又搞不到。

  陳沐一個個百人隊結方陣,各陣不列線陣,有前有后相距三十步,向前不疾不徐地推進,火炮都不打了,炮兵駕著馱馬跟在陣中偏后的位置,整支軍隊高聲唱響凱歌。

  天底下沒他們這么不緊不慢追擊的,但鑒于地形,這很有效。

  阮倦的兵亂了,大半個時辰的搏殺中僅讓他麾下四陣軍士損失慘重,都有數百傷亡,死傷最慘烈的右翼軍陣甚至接近千余,過多的傷亡與戰局不利,小到百人隊大到整個軍陣都出現不同程度的潰散。

  已經不能再戰,當撤退指令一發,作為殿軍的后陣也跑了幾百人,到底還有上千軍士聽從號令,在接近山谷入口處重新整軍結陣,依托地形試圖對追擊而來的陳沐軍阻擊。

  潘公績的南朝軍并未追擊,他們眼看敵軍潰散當即揮師轉頭殺向身后橫沖直撞的奇襲兵陣,畢竟左翼主將賴世卿的五千軍陣已被戰象踐踏陣線,接近擊潰。

  陳沐軍一路穩步越過平原,追至山谷口,其中不免有敵軍以數百潰軍之勢朝他沖殺,但不能結陣的敵軍沖殺過來毫無威脅,不論他們進攻哪個百戶隊,都會遭受至少三個百人隊以鳥銃還擊。

  根本殺不到面前就被撲面而來的銃火放翻。

  弓弩射來的箭雨確實對陳沐軍造成一點困擾,卻不敵小旗箭與虎蹲炮,哪怕勉強殺至近前,就連近身格斗都難以取勝。

  就像陳沐所仰仗的那樣,他的軍械更好、他的軍官更多。

  敵軍沖至近身交戰的范圍時,也會仗火器之利,先以火銃打放一陣再行沖鋒,但同樣距離北朝的火銃能在三四十步打傷他們幾個人,卻要被鳥銃直接放翻數十人,遭受銃擊最嚴重的往往都是最下層軍官。

  小旗被打傷打死,副旗依然能在小范圍亂戰中率領幾名旗軍結陣形成以多打少的局面,北朝小隊長被打傷打死,他們的士卒就成了各自為戰的散兵游勇。

  耗盡精力殺至近前,也逃不過被殺傷殺死大半潰逃的局面。

  這個時候再想逃,可就逃不掉了。

  巨大的恐慌在北朝軍隊中蔓延,他們的敵人一直是那么多,自己的兵力卻越打越散、越打越少,谷口結成的殿軍陣線眨眼就被攻破。

  明軍勢如破竹殺入營寨,不到一刻時間營寨就被炮兵百戶摧垮,北朝敗軍像潮水般沿山谷涌向西北,一潰千里。

  整個戰場最慌的就是在敵軍營寨放火之后的張世爵了。

  所有潰軍都向他涌來,他根本不敢與之接戰,率八九百人在山谷另一邊側面山坳處結陣,陣勢當中護著洗劫山谷得到的財物車馬,攥著刀下令都發顫。

  “跑得不追,誰敢來跟咱搶東西,咱就跟他拼命!”

看過《開海》的書友還喜歡

3d360组选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