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開海 > 第八章 山吹
  王如龍還是仗義的,陳八智面不紅心不跳地對一名勇士下達如此卑劣的命令,但王如龍不行。

  王如龍得說一聲,他接到命令后,派了個懂倭語的旗軍到陣前大聲告訴對方,說他要用六百人和他們全部一決勝負。

  作為先作大將的口羽春良都蒙了,騎著小馬兒手上穗槍提起來不是放下也不是,王如龍的話在腦子里轉了好幾圈才反應過來——是不敢一騎討的意思。

  不敢身先士卒就不敢,又不會笑話你,說那么威風干嘛,還用六百個人和他們一決勝負?

  先作大將,是先鋒將的意思,直譯為漢文是勇敢的砍人隊長,職務含義表達地很明確了。

  眼見遠處敵軍分出六個小隊并排攻上,口羽春良也不畏懼,提起穗槍高呼道:“口羽隊,前進!”

  身后七百足輕在各個武士的率領下緩緩向前推進,這些來自于石見國邑智郡口羽地方的足輕對明軍還是比較畏懼的,因為他們離戰場近,受征召早,幾乎在鄉間逃難農夫的口中聽說了尼子家勢如破竹地攻陷出云國。

  全部過程就是,這陷落了、那陷落了,沒有任何地方能阻擋尼子氏的兵勢,這遠比知道過程更加可怕。

  不過當他們隔著數百步見到近在眼前的明軍,倒稍微輕松了一點,多種多樣并奇怪的兵器讓軍陣看起來有些雜亂,除了雜亂的兵器,口羽的足輕眼中則是濃重的羨慕——他們的對手,穿著厚實的棉襖!

  不是麻衣、不是棉衣,是棉襖啊,我的天!

  明軍的棉襖令口羽隊士氣大盛,就算一年最冷的時候要過完了,殺死他們搶回去也可以明年穿啊!

  足輕們的步伐都因棉襖的存在而輕快了,在后方山上的小早川景隆及瞭望樓上的陳八智眼中,口羽隊前進的步伐幾乎受控制地快了兩成,幾乎與決戰沖鋒前的速度持平。

  不過另一邊的明軍速度倒在王如龍的號令下慢了下來,最終在距離尚有四五百步時定住,以鴛鴦大陣結成半圓,將鳥銃手護在正中,一排大牌手將長牌扎下,一桿桿狼筅長矛搭在牌上。

  陣勢正中,王如龍高呼著鼓舞士氣,向周圍旗軍喊出他預計的敵軍攻勢,道:“倭兵弓手會在百步外率先放箭,你們甲胄堅強,不必害怕箭矢!”

  吹牛歸吹牛,王如龍還是很老實地讓人都蹲在圓盾手左右,那么說不過是壯聲勢罷了,“各銃隊切勿早放,待敵軍入三十步,二十步最好,旗官聽王某號令放銃,早放者斬!”

  “將軍,虎蹲炮釘好了!”

  六門虎蹲炮,釘在大牌手腳下,在它們旁邊還立著小旗箭筒以及腰塞掌心雷的旗軍,這些招募于呂宋的旗軍在陳八智的操練下非常聽話,對各小旗總旗百戶的軍令記得極為熟稔,各個一聲不吭地等著號令。

  “虎蹲入散筒,待臨敵五十步再放,小旗箭準備,敵軍快入百步了!”

  “是!小旗箭準備!”

  “小旗箭準備!”

  隨王如龍一聲號令,狼筅長矛立起,小旗箭被架在大牌上,六名小旗箭手高舉火把,準備向敵軍放箭。

  口羽春良在軍陣左側策馬與足輕并排,他在心中估量著進入七八十間的準確位置。

  ‘間’是戰國長度單位,一間為一米六,與明朝一步相近,口羽春良計算的位置是百米至百二十米,在這個距離,他的弓箭隊可以很好地掩護長槍足輕沖向敵陣。

  “弓兵隊,放!”

  幾乎在口羽春良找到準確位置命令部下止步的同時,明軍陣前突然發出一串尖嘯,他的足輕同時進入明軍小旗箭的射程之中,六支小旗箭曳起尖嘯朝足輕隊迎面射來。

  第一輪火箭剛剛在眼前頭頂炸開,第二輪火箭已從鴛鴦陣前放出。

  雖然名字叫小旗箭,但陳八智遠離本土的戰事中輜重力量沒那么強,不可能一個百戶帶十支小旗箭,后續的輜重運輸船裝滿糧食已經有很大壓力了,他一個總旗在戰斗開始前準備兩支就已是非常勉強。

  毛利氏到底威震關西,麾下足輕大多配有鐵腹當,即便如此,貼臉十二支小旗箭在前后左右炸開依舊給口羽隊足輕造成極大困擾,尤其在口羽春良的坐騎小馬兒被驚嚇到載著他沖進自己的弓兵隊之后。

  但小旗箭還是有好處的,爆開漫天硝煙,讓足輕隊也不知道己方究竟有多少傷亡,蒙頭沖出硝煙才開始后怕。

  小旗箭帶來的混亂,讓一部分足輕被火箭散子炸傷、一部分前退后進混亂起來、先頭僅有百余沖出硝煙。

  王如龍都舍不得放虎蹲炮了,干脆揮手下令道:“全軍聽令,前進五十步!”

  大牌手提起大盾,戰陣踏著整齊的腳步向前推進,稀稀拉拉的箭矢射翻十余旗軍,當即陣中分出三名軍醫就地解甲除箭上藥包扎,兵陣趨勢不減地朝敵軍迎去。

  王如龍也是剛剛才意識到,敵軍派出先攻部隊是非常有睿智的,他們在遠處看著這場戰事,因為明軍的優勢在于毛利氏對他們一無所知。

  現在他們已經知道明軍有火箭,今后就會多加防范,王如龍不想再讓對方知道他有虎蹲炮了。

  看到更多足輕在催促下重新沖進漸散的硝煙里,一手持穗槍一手反握腰間小太刀柄的口羽春良才終于松了口氣,敵陣并未做出放箭或是放弩之類進一步遠程手段,這讓他提著的心放回肚子里。

  古書里總有提及中原的弩,讓他在與明軍見仗前對此非常擔憂,不過現在看來恐怕胡賊已經在歷次戰亂中丟掉那種威力巨大的兵器,沒有弓弩,單單那種冒煙的東西也沒什么可怕的。

  “只要能接戰,他們怎么會是對手?”

  眼看敵軍陣形越來越散亂,越來越接近,王如龍在陣中攥緊手中刀柄,以目光丈量著相互之間越來越近的距離,終于在敵軍進入三十步而未入二十步時,他大喝道:“鳥銃隊,放!”

  早已準備多時的諸鳥銃總旗當即揮動令旗,一桿桿指天的鳥銃端平朝前,也不仔細瞄準,對陣沖來的敵軍打放過去,緊跟著第二排銃手跟上。

  轉眼一次輪射完成,陣形中到處都是硝煙氣息,王如龍聽著逼近的腳步聲,下令道:“下狼筅,接戰!”

  :。:

看過《開海》的書友還喜歡

3d360组选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