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開海 > 第九十三章 回信

第九十三章 回信

  陳沐沒有想到,在他看來不過是賺到蠅頭小利,卻足夠讓香山軍戶歡天喜地。

  因為尋常婦人是沒賺錢資格的,她們可以下地干活也可以受千戶攤派而織絲,卻根本沒想到會得到報酬。

  而且這件事在陳沐的操作過程中,其實還有很詭異的一點,他并沒有給軍戶支付銀兩。因為香山的土地本就不多,耕種出來也不過一萬三千畝田地,上田少而下田多,交了衛軍田稅,拿走衛官俸祿,剩下還不到兩萬石。

  依照慣例,有一部分還是要入衛官庫,千戶所截留部分、百戶所截留部分、千戶本身截留、百戶本身截留,在軍戶心里對自己的供糧是有預期的。

  三到五石。

  陳沐又手把手每人發了十石。

  當然,現在他已經不能像過去那樣完全手把手了,而是提前傳令百戶在百戶所召集旗軍,下達的命令中包括旗軍家眷,由各小旗帶著發糧,他則在一旁說話。

  準確的說,今年香山所每戶旗軍所獲俸糧是十二石,其中二石陳沐當著他們家眷的面著重說了,這是給織綢緞的酬勞。

  這是不論旗軍還是余丁婦人都想象不到的。

  三年時間里,陳沐由小旗到千戶,歷任皆為一把手,可以說作為資深衛官有一套成熟理論,每戶旗軍半年八石米,在他的計算中,是一個可以供給九成旗軍全家餐食保障的口糧。

  而多出來的二石,則可以讓他們獲得入冬的衣服等生活必需品,不用睡豬圈、不必把狗子當作熱水袋。

  織絲再獲得二石米,可以讓他們沒事食些肉食,供給所需營養。

  這不是旗軍的營養,而是余丁補充營養,旗軍的營養有千戶所養的豬羊雞鴨,還有旗軍的老本行去捕魚,在這一點上旗軍營養還是能保證的。

  只不過因為豬是放在軍戶家養,就會出很多問題,比方說豬養不肥。

  在香山近畿的百姓家,只要日子還過得去的,養豬一年到頭都能有二百斤上下,可香山所軍戶養的豬,就算細心呵護,也只能養到一百三四十斤。

  陳沐怎么想也想不明白,還是周行給勾來的香山百姓旗軍說出到底為什么——因為軍戶窮。

  人窮不光志短,人窮了養豬都養不肥。

  各百戶所是肯定要留糧食以備不時之需,但香山千戶所的旗官除了俸祿不需要再耗費囤糧,因為他們有賞銀,巨額的賞銀。

  刨去買船,一千五百匹綢緞由李旦換來七千多兩銀子,這已遠超朝廷原本所記功勛賞銀。

  廣東連年用兵,錢財越積越少,連濠鏡商稅都成了廣東都司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因而對倭寇購賞,也越來越少。這次他們整個香山才得到兩千七百兩的賞格,可為換來這兩千七百兩,他們交出了廣海六百多顆真倭首級、曾一本部兩千多顆海盜首級,最后均下來才不過一顆一兩。

  陳沐沒給旗軍多發,他只給了副千戶百兩、百戶五十兩的獎賞,旗軍則依照戰功,功勛高的分三五兩、功勛低的分一二兩,陣亡的賞格也是一樣,總共發下去三千多兩,比朝廷給的購賞只多出他給衛官的銀兩。

  算下來,他有了三千多兩的私財、千戶所則多了兩千五百兩庫銀。

  這些錢早晚要用,不過要用在正途上,陳沐想在香山建個紡織工廠,用有限的織機四個時辰集中工作來最大效率增加產量,把這事交給各個百戶,讓他們去同旗軍商議后確實可行。

  旗軍并不反對這種形式,安全上也可由旗軍護送,又能讓各戶旗軍多一份收入,唯獨給不給總督上手本,讓陳沐心里犯難。

  “千戶,這事讓上面知道,準許了肯定有人從中取利;不準許更是不能干。”鄧子龍、石岐這幾個信得過的手下來給陳沐出主意,石岐道:“可要說直接弄,到時候讓人知道了卻也麻煩。”

  “還是上本吧,千戶。”鄧子龍想了想說道:“不單香山,今后千戶若升任指揮,到時整個衛都要這么做,即使現在別人不知道,將來也是都要知道的。”

  陳沐想想確實是這個到底,這事它藏不住,干脆先上一封手本給肇慶張翰,等張翰同意再發給都司指揮。

  張翰會臭罵自己一頓是意料之中,為了避免臭罵,陳沐在最先站在道德制高點,依照作八股的文風做《貧窮軍余當織錦》一文,起講先提三句,即講‘軍戶貧窮’四股,中間過接四句,復講‘當織錦’四股,復收四句,再作大結。

  每四股之中,一反一正,一虛一實,一淺一深。

  提軍戶貧窮,就要提天下安危,字句上綱上線,但真別說……這么寫文,只要不按照科舉時必須從古書中取圣人立言去寫,寫的還挺舒服,讀起來滿滿都是雄文之感。

  結果出乎意料,張翰根本沒就理他提的事,甚至織錦不織錦的,張翰會在乎這種事?

  張老爺子給他送回來一份八股修改意見,把陳沐看懵了。

  張翰的意思時,這種作文水準,是不足以送報朝廷或考科舉的。

  別管怎么著,等陳沐再把修改后的手本送去廣東都司,則得到了很大的夸贊——依然沒人理會他提及要在香山做織絲廠,都指揮使司的僉事回信夸他文武雙全,說廣東都指揮使司也終于出了個作文能比肩陳璘的武官。

  希望他再接再厲,早日超過俞大猷。

  這幫大爺都壓根沒人在乎最根本的事。

  總之,香山所下轄織造廠算好好開業了,雇八百名織工,四百張織機兩日輪休,另選香山二十名織技高超的老婦人教導織造,形成規范管理的織造廠。

  忙完了操練與民事,陳沐這才算真正清閑下來,傷還未養好,不過他已經準備好開始接下來的工作了。

  陳沐要著書立說,從《銃炮打放操典》開始。

  編一本屬于他麾下旗軍操練銃炮的要訣,寫完這本書再繼續寫發給麾下旗官的《旗軍操練手冊》。

  等他傷養好,還有廣東武舉鄉試等待著他。

看過《開海》的書友還喜歡

3d360组选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