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真界神王 > 第五百七十五章 大道前行

第五百七十五章 大道前行

  “琴兒你有所不知。近來父王意欲閉關退位,專志武道。本太子那幾個不成器的兄弟聞訊之后蠢蠢欲動。

  在他們的教唆帶領之下,現在就連最為庸碌卑賤的老二老三之流,都敢對本太子流露出不敬之意了。

  哼哼!本太子現在人單勢孤,身邊急需可以鎮壓住場面的年輕強者。

  否則以本太子大虞正統血脈的高貴,又何屑于低三下四去和王氏這種在上古之時宛若蟲豸螻蟻的二等宗族結交?

  王氏與慶氏素來不睦,這慶忌先前在虛空戰臺之上還大大削了王氏臉面。本太子顧忌王超凡知曉后心中不喜,不為本太子真正賣力。

  況且慶忌盡管現在表現尚可。但煉神之境卻絕非那么輕易可以踏入。

  古往今來,不知有多少在少年時代就驚才極艷之輩。最終卻被困縛于源尊境巔峰,郁郁而終。

  這樣吧。既然琴兒你為其說話。而本太子成為大虞之主后,座下也確須有拿得出手的強者死士效力。

  琴兒你便私下里以本太子的名義對這個慶忌招攬一番。他若是識趣一些,愿意投靠本太子。

  本太子便也費些力氣助他一臂之力,令其在慶氏宗族內站穩腳跟。

  若不識趣,膽敢擺甚么狗屁少主的架子。哼哼,待天刀血皇的通靈圣意散去,本太子索性就找個機會將之除去。

  如此王氏宗族定然極為高興,那王超凡與本太子的交情也勢必更進一層……”

  “太子殿下英明,奴家告退了……”

  名叫琴兒的女子領命而去。

  …………

  “慶忌?赤隱少主……”

  大虞皇宮的另一座殿宇內,有兩名衣著華貴的少年稍遲之后,也收到了關于慶氏宗族的訊報。

  “我說老三,這個來自北山府山陰慶家的慶忌,真的是當初在烏圣山上與咱們相識的那個鄉巴小子嗎?”

  錦衣玉帶身材高挑的少年,一臉難以置信。

  “二哥,此前的訊報已經很清楚了。他若不是我那慶忌兄弟,還能是誰?

  哈哈哈哈……我虞昊果真沒有看錯人。當初在烏圣山上,我那慶忌兄弟大發神威助我搶得神魔血液時,我便早知他絕非池中之物。

  只是卻也未曾料想到,短短時日不見,他不但武道修為遠超我等,更在慶氏大宗族內掀起如此波瀾。厲害啊厲害,哈哈哈哈……”

  面容敦厚身材略矮的少年說話間雙拳緊握,在大殿之內快步如飛,走來走去,完全掩飾不住心中的激動興奮之情。

  “老三,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辭。此一時,彼一時。就算這慶忌真是那個慶忌,你現在只怕也不夠資格再如從前那般稱呼他慶忌兄弟了。

  要知道慶氏宗族的赤隱一脈縱然沒落千年,那也畢竟是上古傳說中無敵大能慶赤隱所在的脈系。

  現在慶赤隱的通靈圣意竟未散去,有他老人家在背后撐腰。

  赤隱脈少主若只論身份地位,當可與慶氏大宗族未來少主慶飛陽,王氏大宗族的少主王超凡,謝氏大宗族的少主謝飄零,呼延大宗族的少主呼延灼灼比肩而立,那是何等的偉岸崇高?

  我等哪怕貴為大虞皇子,但論起身份來也是要低他一頭的。

  不過老三你接下來如果能咸魚翻身,干掉老大,成為新任太子。

  哦呵呵呵,這樣你以未來大虞之主的身份,倒是可以和他平起平坐一番的……”

  高挑少年顯然出于妒忌,口中連連揶揄道。

  “二哥,咱們如今可是同舟共濟。以前的那些不愉快,你就不要再記掛于心了。”

  敦厚少年沒好氣地擺了擺手。忽然間,他眉飛色舞的神情變得黯淡下來。

  沉聲道:“二哥,如今我既知慶忌兄弟有上古無敵大能的通靈圣意照拂,在慶氏宗族內應該足保平安,總算是放下了一樁心事。

  現在咱們兩個還是好好計議一番,接下來怎樣逃出皇宮才是。”

  “逃出皇宮?大虞皇宮現在日夜戒備森嚴,連我的那只‘千里金’都飛不出去,憑咱們區區地陰境巔峰的修為怎么逃?”

  高挑少年頹然搖頭。

  “老三,那日的晏席你也參加了。太子對其它幾位戰力強橫的皇子尚有顧忌,暫時不會輕舉妄動。

  可對咱們兩人,顯然殺心已起。

  現在太爺爺與二皇姑都不在宮內,以太子兇殘狠辣的心性,只怕要不了多久,便會對咱們下手了。

  可惡!可惡!夏陽古國為何偏在此時顯現上古神魔遺跡,使我大虞一脈眾多強者都聞風而去。

  否則只要太爺爺與二皇姑有一人坐鎮在此,縱然父皇有旨,又豈會真容那太子傷害到我等性命?”

  “二哥,事已至此,太爺爺與二皇姑都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回返了。咱們還是要盡快想出自救之法,切不可自暴自棄,任人宰割。”

  “老三,我也就發發牢騷罷了。你說得沒錯,咱們縱然修為低微,總也不能束手待斃。

  只是不知父皇那邊的真正想法究竟如何,他老人家為何會突然決定閉關退位。

  并還鼓勵各位皇子相互間一較高下,強勝優異者甚至可與太子爭奪未來皇位,這不是擺明了要讓咱們兄弟之間自相殘殺嗎?

  哎!父皇他老人家當年雄才大略,聲威震動十八武道王朝。可如今的行事卻變得老糊……變得越發高深了,實在讓咱們這些資質魯鈍之輩百思莫測。”

  “對了老三!你的那個慶忌兄弟。不知他能否忽然想起昔日的情份,前來皇宮之內看你。

  以他現在的身份,若想進宮與你敘舊,哪怕是父皇也要賣些面子。

  到時候或許便可以求他相助一臂之力,就算不能帶咱們逃出皇宮,至少也要向外捎個信去。

  讓巨靈拳宗的七弟或者通天劍宗的九妹知曉此事,只要他倆請動宗門內的強者大能前來,咱們的小命便有救了……”

  高挑少年說話間眼珠不斷轉動,一望便知是機謀靈俐之輩。

  如果慶忌在這里,當然會立刻認出。

  這身材高挑的少年,正是當初在烏圣山上遭遇的大虞王朝二皇子虞琛,另一位更是曾得他鼎力相助過的三皇子虞昊。

  他們兩人當年相互敵視,頗為不睦。現在的情形竟然是同殿秘議,共商大計。

  …………

  “慶忌?就是烏圣山上那個傻不拉嘰的鄉巴小子嗎?倒是想不到呀,土包子一來到我大虞皇都,居然就直接飛上高枝,成個人物了。

  嗯。這小子雖然又臭又硬,總還算傻呵呵的有些氣慨。比起皇都內的那幫虛偽紈绔,卻要強上不少。

  也罷。倘若他三年之內能踏入煉神之境,并且名登十八武道王朝的煉神榜,本公主就馬馬虎虎嫁給他算了……”

  通天劍宗,核心弟子所居住的一座高峰之上。白衣少女正在樓前小園中修剪一盆造型極為奇異的花枝,口中一面喃喃自語著。

  …………

  “慶忌?原來是他!哼哼,當初在烏圣山上,可讓這鳥人出盡了風頭。

  我本以為他的好運也就止步于那時了,沒想到現在又跑來大虞皇都攪風攪雨。

  有意思!有意思!

  待我的武道修為踏入到盟淵之境且將‘巨靈大羅天’修煉至巔峰圓滿后,定去找他切磋一番。希望到時候別被我揍得太過凄慘才好……”

  巨靈拳宗,演武場上。

  粗壯少年踏步出拳,將一株數人合抱,散發著沉沉烏光的怪樹攔腰擊出一個碗口狀的大窟窿。

  這一夜,隨著時間一點點推移,關于慶氏宗族的種種訊報開始從皇都幾大頂級勢力向外擴散。

  到了東方欲白之時,連二三等的宗門幫派也都打探出了一鱗半爪的消息。

  或許是無知者無畏,讓皇都幾大頂級勢力無不心驚膽顫的“天刀血皇通靈圣意”,在眾多低等勢力中反而未曾激起太大波瀾。

  倒是那位身著焦糊獸皮,來自窮鄉僻壤的“赤隱少主”慶忌。讓眾多勢力大感新奇,興趣濃厚。

  于是就在這一夜之間,慶忌的大名傳遍皇都,成為眾人口中議論的焦點所在。

  風頭之盛,甚至蓋過了數日之前剛剛名登十八武道王朝煉神榜的王氏少主王超凡。

  皇都正在發生的一切,赤隱峰上的慶忌自是毫不知情。

  他一夜靜立,眼望茫茫群山,胸中的壯志豪情愈發涌蕩不竭。

  歷盡波折,終于如愿已償地進入了慶氏大宗族。

  這個結果無論對于他,還是山陰慶家,都具有不可估量的重大意義。

  接下來,他便要極盡可能地利用所能獲得的宗族資源。凝聚一切力量,務令自己在武道之路上勇猛前行。

  大虞王朝,虛空大陸,天外之天,還有更加飄渺神秘,困住了包括天刀血皇在內古今眾多無敵人物的風月空門……

  武道之路,漫無盡頭。武者之心,無所畏懼。

  有朝一日,他若是能追上師尊少陵武帝,追上玄窮圣祖,太甲真人,甚至于追上天刀血皇慶赤隱的腳步且與之并肩而戰。

  那將是何等快事,那將是何等壯闊的風景。

  《真界神王·慶氏宗族卷終》

  :。:

看過《真界神王》的書友還喜歡

3d360组选杀号